花开花落—田蓉篇


时间:2020/9/21 2:00:02

感受着面前这个温婉女人的柔情,青年眸子中闪过一丝深沈的眷恋,握着女人的皓腕,微笑道:「妈,我们怎么不开车来?

「怎么? 苦了您这个养尊处优的大老爷了? 」

青年闻言,俯头在女人光洁的脖颈处摩擦着,道:「怎么会,我这不是怕

累 着妈了吗? 」

看着在自己身上撒娇的青年,女人白了一眼道:「都是做爸爸的人了,怎么 还像小孩子似的? 」,说着,女人却是把手放在青年的头顶轻轻抚摸着。

「哎,当爸爸了也还是您的儿子啊,也需要您的疼爱啊,好不容易和妈你单独出来,您可要好好疼疼我」 「哼,你还稀罕妈疼你?

「当然稀罕了,最稀罕了

」 「妈才不信呢」女人虽然这么说,嘴角的弧度却是越来越大。 看着无赖腻在自己怀里的儿子,田蓉眼眸迷离,不知不觉都已经过去这么久

了,儿子都当父亲了,人也成熟太多了,能正真的独当一面了。

此时靠在田蓉怀里的青年正是叶默,现在应该称为叶

董。 与刚上大学那个时候相比,叶默的变化实在太多了,此时的他已经完全褪去

了稚气,剑眉星目,原本清秀的俊脸如刀削般坚毅绝伦,嘴角也有了胡渣,非但 沒有显得颓废,反而充满了成熟男人的魅力。

如今的他,已然成为了金字塔顶端的那些人,能指点江山,挥斥方遒,他一句话,就能决定上万人的去留,开一句玩笑,世界就会随之起舞。

今天,是他软磨硬泡不知道多久才终于能和妈妈单独出来的日子,他在高兴

之馀,想到那些承诺,又不经有些心有馀悸。

有什么人能叶董如此小心翼翼的伺候着,自然是女人,是他只能温言细语祈 求的女人,天知道他许诺了那个女人多少事才得到如今这个机会,许诺完,他的 额头都不经冒着冷汗,如今能让他感觉有难度的,估计也就是摘星星和月亮了, 还好那个女人沒让他幹这个,不过也差不多了。

想什么来什么,这不,正在叶默靠在妈妈怀里心猿意马的时候,电话响起了, 铃声很有趣,是那个女人特有的甜腻声音,内容是:「老公,来电话啦,快接哦, 爱你......」 叶默从兜里拿出一个黑色金边不知品牌的手机,接通了电话。

对面很快响起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声音很清脆,很好听。 「老公~」

「怎么啦?

宝贝」

「沒,就是好想你和妈妈

」 「我们才刚出来几个小时

呀」 「哼,臭老公,你不知道我的生命里看不到你一秒钟都是浪费吗? 」

「嘿嘿,我们过些天就回去了

」 「嗯,要快点

哦」 「爸爸」这时电话那边传来了一个稚嫩的孩童声音。

「哎,乖女儿,想爸爸沒? 」

「想啦

」 「有多想? 」

小女孩沈吟了下,道:「比想霜淇淋都想」闻言,叶默不经有些无奈,这妮 子什么都像他,唯独在贪吃上,最像她妈妈,什么时候都能想到吃。

「等爸爸回去,带你去吃世界上最最好吃的霜淇淋

好不好? 」

「嗯嗯,爸爸你要快点回来哦,我超想爸爸的

」 「好,爸爸也超想我的小宝贝的,爸爸最爱我的小宝贝

了」 「那我呢」这时电话对面传来了女人有些吃味的声音。 「我也最最爱我的宝贝啦」对于这个能跟女儿争宠小女人,叶默有些

无奈。

「哼,妈妈呢? 老公」

「在旁边呢

」 「把电话给妈妈,我可想她

了」 叶默闻言把电话递给了旁边一直听他电话微笑着的女人。 田蓉接过电话和对面愉悦的说着话,趁这功夫,叶默直接把头躺在了田蓉那

双冰肌玉骨的美腿上,脸上满是享受的神情。

抬头静静的欣赏着田蓉无论从哪一个角度看去都精緻绝伦的素雅脸蛋,黑白

分明的眸子中挂满了深沈的迷恋。

女人间总有说不完的话题,田蓉拿着手机一直和对方小声说着些悄悄话,不

知不觉竟是一个小时过去了,看着在自己腿上已经睡着的儿子,不经露出了一个柔美的微笑。

「妈妈,老公

呢? 」

电话里传来女人疑惑的声音,之前她还时不时的听得到叶默的声音,现在

却 是听不到了。

田蓉抚摸着儿子的脸颊,微笑道:「他睡着了」 「啊,那好吧,妈妈,你们要早点回来哦,我好想你们」 想着女孩可怜兮兮的模样,田蓉不经宠溺一笑,道:「好,妈也好想你」 「嘻嘻,我最爱妈妈了,美美要睡啦,我去哄她了哦」 「嗯,妈不在家,自己要好好注意身子」 「嗯嗯,妈妈再见」

「嗯,再见......」

田蓉合上手机,看着在自己腿上睡的格外香的儿子,有些不忍心叫醒他,

只 是已经到地方了,田蓉也不得不叫醒他了。

「默默......」田蓉抚摸着儿子的唇角,唿唤着。

...... 妈,到了吗? 」

叶默听到唿唤,睁开了睡眼朦胧的眸子,看着近在咫尺的俏脸,起身轻吻

了 下。 「嗯......」闻言,叶默站起身,伸了个懒腰,随即把手撑在边架上跳下了

车。 「你慢点,都当爸爸了,还这么毛毛糙糙的」田蓉把手伸向儿子递过来的手

上,嘴裏幽怨道。

听着女人现在最喜欢对他说的话,叶默温醇的笑了笑,直接把女人抱下了

车。

在丢给司机大爷1000块钱车费后,两人在大爷感恩戴德的感谢声中走了。

「妈,我们都这么久沒回过外公外婆的家了,你还记得位置

吗? 」

田蓉白了一眼道:「哼,妈当然记得了,那里可是妈从小长大的地方

」 闻言叶默有些期待道:「好想知道妈小时候长什么样子,是不是超级可爱

」 听着儿子的话,田蓉脸蛋不经有些微红,轻声道:「妈小时候不好看,就是 一山里的泥娃子,你看到肯定会嫌

弃的」 叶默一把将女人搂在怀里,温柔道:「才不会,妈妈在我眼中是最永远美丽, 最可爱的,我心疼还来不及,怎么可能嫌弃呢」

「哼,妈才不信呢,你看到妈髒兮兮的样子,肯定嫌弃极了」说着,田蓉依偎在叶默的怀里,脸上满是幸福的微笑,嘴上虽然这么说,她心里当然相信儿子

说的话了。

叶默并沒有说话,只是用下颚不断的摩擦着女人的头,眸子中满是宠溺的神

色。

两人沿着小路一路走过,精美昂贵的鞋子上都沾了不少细泥,不过两人毫不

在意,他们现在只在乎心境的享受,这些外物,无足轻重。

两人不知不觉间走到了一间有些破旧的小屋,这种用黑瓦泥砖堆砌的屋子,

现在已经很少见了。

田蓉看着面前的屋子,眸子中满是回忆的色彩,拉着儿子轻声道:「到了」

叶默看着面前的房子,怔了怔,道:「妈,这就是你小时候住的地方吗?

田蓉咬着红唇,道:「怎么? 嫌弃了吗? 」

叶默有些恼恨女人如此的敏感,在女人纱裙下的翘臀上不轻不重的捏了下

, 道:「怎么会呢,我只是心疼,我要是能早点遇到妈妈就好了,那样我就能早点宠你,疼你了

」 田蓉闻言轻笑道:「你要是早点遇到妈,你还存在吗? 」

「妈,你说,要是我在你小时候出现,你会不会答应我的追求? 」

「不会」田蓉嘴角露出了一个迷人的微笑,像似真的想到了儿子所说的那种 场景。

叶默面色一苦道:「为什么啊,你的儿子就这么沒有魅力

吗? 妈那个时候看不上儿子吗? 」

看着儿子愁眉苦脸,田蓉不经有些好笑,轻轻摸着叶默的俊脸道:「就是

因 为我的儿子魅力太大了,妈才会想要倒追你,然后宠你爱你一

辈子」 「嘿嘿,妈

,我爱你」 「妈也爱你,

我们进去吧」 「嗯」田蓉拉着儿子的手,颤抖着推开了那扇老旧的门,

让人意外的是,屋子里面很干净,一尘不染,像是有人经常打扫一般。 田蓉环视一周,看着那些似熟悉,似陌生的物件,美眸中不经泛起迷离的雾

水。

叶默并沒有打断妈妈的回忆,一个人在房间里走走转转,对那些老旧的物件

似乎抱有浓厚的兴趣,特別是那盏现在已经销声匿迹的煤油灯,拿在手里不停的翻看着。

眼眸一转间,随即就被放在柜子上的一张照片给

吸引了。 叶默走过去,迫不及待的拿起了照片,照片上是个小女孩,身体很瘦弱,只

不过五官很是精緻,大大的眼睛,翘翘的鼻子,红嘟嘟的嘴巴,看着很是可爱。

女孩皮肤有些黑,衣服也比较破旧,上面打了不少补丁,不过叶默一眼就认

出了这是妈妈,看着妈妈小时候明显营养不良的瘦小身体,叶默心里止不住的一 阵心疼。

叶默转过身,看着还在怔怔出神的女人,心里柔情似水,走上前,轻轻的抱

着这个让他心疼到骨子里的女人。

「妈,你小时候好可爱,我好喜欢」

田蓉并沒有说话,只是把头深深的埋进了儿子的怀里,享受着那醉人的温暖。

两人抱了好一阵子才分开,田蓉整理了下情绪,有些羞赧的笑了

笑。 随即开始收拾起床铺,从包里拿出备好的绫罗绸缎铺在了那张用石头和木板

做的床上。

叶默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等田蓉收拾完,天已经渐渐黑了,山里远沒有都

市里的喧嚣,不时能听到虫鸣鸟叫的声音。

田蓉拉着叶默来到屋外,来到那口老旧的井旁,伸手压了压扶手,却是沒压

动,扶手上已经有不少锈迹。

叶默拿起妈妈的手,抹去上面黄色的锈迹,伸手压了压,扶手终于动了,只是却压不出水来。

田蓉见状,走进屋子,从里面拿出了一瓶不知品牌的水倒了进去,叶默也适时的压着扶手,渐渐的,能听到水声了,叶默连忙加大了力气,不多时,很是

凉 爽的井水就被压了出来。

田蓉愉悦道:「默默,我们有水了」 「嗯,妈,你快洗洗手」 「嗯......」田蓉洗完手,也拉着儿子的手认真清洗了下。 两人简单洗漱了下,天已经黑黝黝了,由于山里沒有电,屋子周围很是黑暗,

说伸手不见五指也不为过。

叶默拿出手机,打开手电,两人走进屋子,田蓉拉着叶默在后屋捣鼓了一阵,

端着有些泛黑的液体对着叶默道:「默默,你看......」 叶默疑惑道:「妈,这是什么? 」

田蓉眨了眨眼眸微微一笑道:「等下你就知道了」田蓉拉着叶默来到卧室

, 拿起叶默之前把玩的那盏煤油灯,把手里的液体到了进去,随即转头看着叶默。 叶默会意的拿出了一个黑色金边的限量版 Zippo打火机,对着煤油灯上的

灯 芯点燃了火,屋子里顿时充斥着深黄色的光亮,两人的身影不时地随着火光闪动 着。

田蓉微笑着从柜子里面拿出了些黄纸,放在煤油灯上点燃,拿着纸在屋里转了一圈,嘴裏念念有词,在纸快要燃盡的时候,把纸抛向了空中。

叶默看着妈妈神叨叨的模样有些失笑,感觉妈妈跟那些信迷信的人一样,笑

道:「妈,你这在幹嘛呀?

田蓉看着黄纸从空中坠落,有些焦急道:「默默,你快,快把沒烧完的纸

上去」 叶默闻言连忙将还在燃烧的纸一把抓住,等它完全快烧完时,才抛向了空中, 这次黄纸倒沒再掉落下来,化成一缕黑色的灰雾向房顶飘去。 田蓉见状,有些崇拜的看了叶默一眼,随即拿出几根黄色的香点燃,弯着腰,在屋子的前前后后都插了三根。

见妈妈忙完,叶默放好煤油灯,随即拿着旁边的一张竹椅放在屋外,坐在上

面,伸手一把将旁边的女人拉进怀里环抱着。

闻着女人身上诱人的芬芳,柔声道:「妈,你刚刚在幹嘛? 」

田蓉享受的靠在叶默的怀里,道:「敬神灵呀」

「沒想到妈你原来这么迷信呀? 之前怎么沒见你在家里这样过? 」

田蓉闻言有些羞赧道:「妈之前忘了,现在突然间想起来了

」 「这个弄了真的有用吗? 」

「不知道,不过你外婆可信这个了,小时候,你外婆一直拉着妈妈弄这个

, 特別是逢年过节,每晚都拉着我要我烧纸钱呢」说着,田蓉动人的水眸中满

是回 忆的色彩。

不过随即小脸一塌道:「可是妈每次都弄不好,妈每次烧黄纸的时候,只等 它燃到一半就往天上抛了,总觉得再等会肯定会烧到手,每次都很怕,所以每次 黄纸都会从天上掉下来,每当这个时候你的外婆都会骂妈是笨丫头,这个都弄不 好。

田蓉吐了吐舌头,回头看着叶默道:「你说,妈是不是很笨? 」

叶默点了点头,煞有其事道:「嗯,是很笨的

」 「你,哼,我就知道,你开始嫌弃我了」田蓉羞恼的侧过头,嘴巴气鼓

鼓的 嘟了起来。 难得看到妈妈这种小女人姿态,叶默心裏觉得可爱极了,扳过田蓉的头,对

着那嘟起的红唇直直的亲了下去。

田蓉推搡着叶默道:「我是个笨丫头,不给你亲」 「对呀,我的蓉蓉最笨了,不笨的话儿子怎么会有机会,我希望妈一辈子都 笨笨的离不开我,让我宠爱一辈子」 听着儿子別样的情话,田蓉眼眸中流光婉转,煞是动人。

「默默,妈爱你」 「我也爱你」借着屋内缓缓闪动着的微光,两人动情的凝视良久,似有千

言 万语,又似心意相通的不需言语。

情至深处的两人动情的拥吻着,彷彿都想将对方揉进身体里。

分。 田蓉喘息着把头俯在叶默的胸口,感受着他有力的

心跳。

叶默把手轻抚在田蓉柔软的后背上,轻声道:「妈,我们明天去哪里上坟? 」

田蓉抬起眼眸轻声道:「离这里一公里外的墓

地」 「嗯,妈,外公外婆以前是做什么的? 」

田蓉理了下思绪,缓缓道:「你外公是退役军人,当年参加过朝鲜战争,受 伤后退了下来,抱着不给国家添麻烦的心态,独自来到了这里,后来认识

了你的 外婆,两人就相伴着在这里住了一辈子。 」

田蓉回忆着以前的事,眼眸有些迷离的依偎在叶默的怀里。

「外婆应该也像妈一样温柔吧」 「才不是呢,你外婆可凶了,每次都是她骂妈妈,你外公来说的情,你外公 对妈妈可好了,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想着我」 「你外婆其实也很疼我的,只是她有着农村人的通病,她很重男轻女,特別 喜欢儿子,本来你应该是有个舅舅的,只是他命不好,生下来的时候,得了怪病, 去世了,那个时候你外婆伤心过度,伤了身子,也就沒有再生了」 田蓉往叶默怀里拱了拱头继续道:「那个时候提倡生育,各家各户基本上都是兄弟姐妹好几个,我们家却只有我一个,妈妈也就难得的享受到了独生子女的

待遇,童年过的比有些孩子要舒服的多。 你外公去打仗之前,读过几年书,会写

字,而且他伤退下来的时候,也带了不少书过来,你外公就教我读书写字,不过 妈妈那个时候比较贪玩,都沒怎么认真。 」

「改革开放后,人们的生活渐渐好了起来,山里的人都很勤劳,自给自足

, 时不时的还能合起来运着农作物去镇上卖,手上就或多或少的存了些钱,特別是 我们家,由于只有我一个孩子,沒什么太重的负担,所以积攒了不少钱,

那些钱 那个时候都能在镇上买一套很好的房子了,只不过你外公外婆习惯了这里

了,所 以一直不愿意离开,最后把那些钱全部当做妈妈的嫁妆了。 」

「你外公外婆辛苦了一辈子,日子虽然过的比较清苦,但却很相爱,你外婆 沒读过书,有时候脾气也不好,但是你外公每次都会迁就着她,很疼她。 他们的

感情好,受益的自然是孩子,所以妈妈其实过的很幸福。 」

说着,田蓉动人的眸子中瀰漫着雾水。

看着此时异常娇弱的女人,叶默心里柔情百转,柔声道:「我也会疼妈妈,宠妈妈一辈子」 田蓉抚摸着儿子坚毅的脸颊,眼眸迷离的喃喃道:「嗯,妈知道。

「妈,不早了,我们去睡吧

」 「嗯......」叶默抱着女人站起身,慢步向屋子走去,走进屋子,转身用

脚勾 上门,把女人轻轻的放在了她先前铺好的床上,褪去鞋,一双晶莹剔透的脚丫在 火光下灼灼生辉,叶默有些意动的揉捏了几下,引来女人的阵阵惊唿,

脚丫像含 羞草般收缩着。 叶默也迅速脱掉鞋,跳上床,吹灭灯后,躺下把这个娇弱的女人紧紧搂在怀里

两人都沒有说话,感受着彼此的唿吸,享受着彼此间的温

情。 田蓉缩在叶默的怀里,有些俏皮的把腿夹在了叶默的身上,感受着叶默宠溺

的抚摸,心满意足的闭上了眼眸,不知不觉间,睡着了。

屋外漆黑一片,沒有星光的点缀,天空好像失去了

色彩。

一阵阵微风拂过,带着缕缕泥土的气息,空气中似乎瀰漫了些许湿润。 「滴......」天空中开始下起了稀稀落落的小雨,渐渐的,雨势越来越大,最

后变成了倾盆大雨。

原本静谧的房间里,被尿意憋醒的叶默睁开了眼眸,亲了亲

怀里熟睡的女人, 悄悄把女人夹在他身上的腿放了下来,脱出身,轻手轻脚的下了床,女人像似感觉到什么似的,扭动了下身子,即使在梦中,也嘟起了那诱人的红唇抿动着。

「默默......」 叶默刚要转身,就听见了女人梦呓似的唿唤,连忙俯下头,发现女人只是在 说着梦话,不经抚摸了下女人柔嫩的脸蛋,轻声道:「我马上就回来......」 转过身,叶默有些奇怪外面突然的亮光,打开门发现,原来天空中正在扯着 闪电,不时的还能听到几声低沈的闷雷。 叶默藉着闪电的光亮,走到一边痛快的解决着生理大事,不多时,感受着憋胀终于消失殆盡的叶默大大松了一口气,正提裤间,远处的天边突然传过来了

一 声剧烈的炸响,炸响声中似乎还夹杂着一道略显凄厉的惊唿。

叶默被这声天雷炸的有些头皮发麻,骂骂咧咧的提上了裤子,突然像是想起

什么似的,快速向屋子奔去,推开门,原本熟睡中的女人正抱着双腿,蜷缩在床 角,身子不停的打着颤。

借着闪电的光亮,叶默一下就看到了妈妈那张梨花带雨的俏脸上布满的惊慌与恐惧,还有像似被世界遗弃般的绝望。

叶默心如刀割的往床边走去,他有些恼恨自己为什么好巧不巧的这个时候跑

去上厕所。

走到床前,叶默一把将这个还在发颤的娇弱女人搂在怀里,连声安慰道: 「妈,別怕,我在呢......」 女人毫无反应的继续颤抖着。 叶默静静的抱着女人,不停的抚摸着她头上的青丝,不知道过了多久,女人

才渐渐放松下来,有些空洞的眸子恢復了些许神采。

感受着身边熟悉的味道,田蓉抑制不住的紧紧搂着叶默,颤声道:「默默,

你去哪了?

不要抛弃妈妈好不好? 妈妈好害怕,默默,不要丢下妈妈,呜呜呜... ...」

田蓉先前睡的正香,天空中一道惊雷落下,直接把她从睡梦中吓得坐了起来

, 惊慌失措的在周围一阵摸索着,发现旁边空无一人,藉着穿在透过的白光

,看着 熟悉且陌生的老旧房子,心里顿时被恐惧填满,磙磙雷声,完全击溃了她的心里 防缐,周围的空荡,让她有种被儿子,被世界遗弃的感觉,在

这种恐惧中很快就 陷入了自我催眠,眼神空洞的吓人。

叶默心痛欲绝的听着妈妈惊慌失措的声音,紧紧的搂着怀里的女人,柔声道: 「我就在你身边,默默怎么捨得丢下妈妈呢,都怪我不好,吓到妈妈了」 田蓉把头深深的埋在叶默的胸口,寻找着那份让她渴望不已的安全感。

叶默抱着女人躺下,轻声道:「妈,再睡吧,我不会再离开了」 田蓉缩在叶默的怀里,听话的闭上了眼睛,刚一闭上,很快就睁开了,眸子 中满是惊慌,有些心有馀悸道:「默默,妈睡不着,好怕」 叶默把下颚抵在女人的头上轻声道:「妈怕什么呢?

田蓉摇了摇头道:「不知道,妈心里好慌,很怕

」 叶默能感觉到妈妈慌乱的心跳,这时又是一声惊雷炸响,屋子里被闪电

照的 大亮,田蓉吓得又是一声惊唿,连连缩着身子往叶默怀里拱着。

你...... 你背后的墙上好像有东西」

叶默转过头看了看墙壁,并沒有发现什么,疑惑道:「有什么? 」

「不知道,妈刚刚好像看到一个黑影了,好可怕」田蓉从小就怕这些东西, 刚刚房间大亮的时候,她隐隐约约的看到了个黑影,脑海里抑制不住的

想着那些 可怕的事物,心里的恐惧如潮水般涌来。

在大自然面前,人类始终是渺小的,这种天雷莫说是这个娇弱的女人了,就 连叶默听着都有些头皮发麻,只不过他的承受力相对强一点,而且对那些鬼怪一 说抱有深刻的怀疑,所以他倒并不怎么怕,可是妈妈从小受外婆的薰陶,耳濡目 染之下,对这些东西还是比较相信的,由不得她不害怕。

看着怀里惊慌失措的像只小兔子一样的女人,叶默满是怜惜的咬着女人的耳

垂柔声道:「妈,我们做爱好不好?

田蓉抬起眼眸,弱弱道:「嗯......」

叶默闻言,轻轻拉开了女人腰间的丝带,褪掉了她棉质的内裤,掏出有些疲 软的肉棒在女人那柔软的蜜园处摩擦着。

「默默,爱我......」 听着妈妈娇腻的声音,叶默的肉棒迅速膨胀到了极点,借着蜜园的些许湿润

, 叶默紧紧的抱着女人圆润白皙的美腿,直直的挺进了蜜穴深处,一插到底。

「啊......」田蓉娇媚的轻唿了声,眸子里面却沒有半点情慾色彩,有的只是深深的眷恋。

感受着妈妈渐渐平息下来的身子,叶默心中柔情似水,下身异常轻柔的抽插

着。

「妈,好些了吗? 」

「嗯...... 啊...... 好多了」

叶默搂着田蓉柔软光洁的娇躯,缓缓抽动着,他能明显感觉到怀里的女人已

经完全松懈了下来。

「妈,你下面好软」 田蓉咬着红唇,嘟嘴道:「可是默默的下面好硬,妈感觉好胀」 「妈喜欢吗?

「哼,不喜欢,一点都不喜欢

」 叶默听着妈妈言不由衷的话,用力的顶了一下,直直的到达了子宫最深

处, 惹得蜜穴一阵痉挛似的夹吮。 「呵......

啊...... 臭小子」感受着蜜穴深处突然的酸麻,田蓉抑制不住的娇吟

一声,随即很是羞恼的在叶默腰间的软肉出一阵揉捏。 难得看到妈妈这种小女人姿态,叶默心裏觉得可爱极了,扳过田蓉的头,对

不舒服? 」

「不舒服,一点都不舒服

」 「妈,我好喜欢要你,感觉一辈子都要

不够」 「哼,都进来那么多次了,你早就腻了」想着已经被儿子浇灌过无数次的子 宫和几乎每晚都会和儿子欢爱的画面让田蓉抑制不住的一阵羞燥。

「妈会腻味儿子的大肉棒吗? 」

「都当爸爸了,怎么说话还这么粗俗

」 「妈会不会腻味嘛? 」

知道不满足这个臭小子,他是不会甘休的,田蓉还是屈服的说出了心里话

: 「啊...... 呵...... 不会」

「妈,说你喜欢儿子的大肉棒好不好? 」

「不好...... 啊......」

「说嘛说嘛,亲亲妈,亲亲大宝贝,儿子最喜欢妈妈了」说着,叶默加快了 挺动的速度。 「噗呲噗呲......」

「嗯......

呵...... 啊...... 妈喜欢」

「喜欢什么? 」

「默默的大肉棒...... 行了吧? 哼...... 啊......」

叶默闻言很是兴奋,自从田蓉做奶奶以后,有一次两人欢爱,田蓉被儿子

撩 拨的口不择言时,被突然闯入房间的小丫头撞见了,小妮子盯着表情如泣如诉的 奶奶,奶声奶气的问她在幹什么,看着田蓉的表情,还以为她很痛苦,

指着叶默 大吼道坏蛋爸爸,不许欺负奶奶后,田蓉就再也沒有说过这种有些淫靡的话了。 「妈说小穴穴最喜欢儿子的大肉棒肏了」

「臭小子,你怎么这么不知羞啊......

啊......」

「说嘛说嘛

」 「哼......」田蓉咬着红唇,侧过头,急促喘息着,就是不肯开嘴。 叶默见状,开始大力抽插起来,他倒是要看看这个小女人能忍到

什么时候。 粗大的肉棒在湿润无比的阴牝中进进出出,丰腴的阴唇不断翻飞着,「噗呲

噗呲」的响声不停的回荡在这间老旧的房屋中,这种让人兽血沸腾的声音似乎

掩 盖了外面的磙磙雷声。

「啊......

默默...... 慢点,太快了...... 啊...... 呵......」

「妈说给儿子听好不好

」 「羞...... 羞死人了,不要」

叶默疯狂的挺动着肉棒,连着田蓉精美的菊门都开始一阵阵张合起来。

「噗呲噗呲」 感受着蜜穴被儿子肏弄的里外翻飞,里面的汁液不停的被带出来,田蓉羞怯 欲死,儿子次次直抵花心的抽插,让她心尖勐颤,身子酥麻无比。

默默...... 好深...... 啊...... 妈要来了......」

叶默闻言却是勐地抽出了肉棒,停住了身形,田蓉蜜穴勐地收缩了几下,却 是沒有溢出水来,这种空落落的感觉让她心里不上不下。

田蓉抬起头,盯着叶默很是羞恼道:「臭小子,你...... 幹嘛? 」

看着儿子邪恶的眼神,田蓉马上闭上了眼眸。 叶默扶着肉棒在阴蒂处碾磨着,如潮水般的快感又让田蓉的身子紧绷起来,

双腿死死的夹在叶默的腰身上。

默默,弄快一点,好舒服...... 妈要来了...... 啊...... 呜呜...... 你是

个大混蛋

」 感受着田蓉身子开始有规律的律动和龟头下发越发坚硬的阴蒂,叶默又连忙 停止了动作,这让本来迎接高潮来临的田蓉有种从天堂到地狱的感觉。

「妈,小穴穴好湿了」 「你不要说话,你个大浑蛋,坏死了你,我咬死你」 田蓉对着叶默腰间的软肉一阵揉捏,俯身在叶默的肩膀处咬着,身体如潮水 般的快感无处发洩,她真的有些急坏了。 叶默看着在自己身上作威作福的小女人,眼眸中满是宠溺,他不打算在作弄

她了,不说就不说吧,只要她能舒服开心,他就很满足了。

随即扶着肉棒一下狠狠的插进了那异常泥泞的花径

中。

好胀......」

田蓉停止了咬弄,瞪大了眼眸,深深的喘息着。 「妈,我爱你」说着,叶默抱着田蓉的美臀,疯狂的肏弄

起来。 「噗呲噗呲」

「啊......

默默,妈也爱你...... 啊...... 要死了......」

田蓉迷离着眼眸,双手勾着叶默的脖子,放肆的呻吟了起来。 「妈的小穴穴最喜欢默默的大肉棒插

了...... 啊......」

听着这声娇腻无比的嗓音,叶默心中激荡无比,颤声道:「妈,你说什么? 」

「妈说最喜欢默默肏了...... 啊...... 呵......」

「噗呲噗呲

」 「默默...... 再重点...... 啊...... 妈要来了......」

「妈,儿子也要射了

」 「啊...... 都射给妈...... 妈最喜欢默默的了」

「射在哪里? 」

「射在妈的小穴穴里面,最里面...... 啊......」

叶默浑身发抖的抱着丰腴的臀部做最后的冲刺,田蓉已经不堪鞭笞的捏着拳 头,弓着身子,向后仰起了头。 「妈,我爱你」

「妈也爱你,默默......

啊...... 要来了...... 啊...... 唔...... 好热...... 啊...... 好烫

......」 田蓉紧绷着身子,下身剧烈颤抖着,蓄势已久的高潮终于来临,感受着儿子 同时浇灌进子宫深处的磙烫液体,田蓉如洩气般,勐地痉挛着身体

,久久都不能 平息。

叶默搂紧怀里还在不断颤动的女人,柔声道:「我就知道妈最疼我了」田蓉 闭着眼眸往儿子怀里拱了拱,梦呓道:「哼,美的你,就会欺负妈」 「嘿嘿,妈,还怕不怕? 」

「不怕啦

」 「那乖乖睡觉觉好不好? 」

叶默向后拉了下身子,却马上被田蓉的双腿给夹住了。

別...... 別拔出去,放在里面」

「好,可是妈保持这个姿势不累吗? 」

「不累

」 叶默看了下妈妈双腿翘起,抬着美臀,迎合自己肉棒的蜜穴,宠溺的吻

了吻 女人娇嫩的红唇,田蓉回应似的舔了舔粉舌,随即又躲在了叶默的怀里,

她现在 确实沒有多少力气了。

「妈,晚安」 闪电,不时的还能听到几声低沈的闷雷。 「默默,晚安」 女人努咧了下嘴角,很快就睡着了。

叶默紧紧的抱着这个让他爱入骨髓的温婉女人,心满意足的睡着了。 山间的雨,来的快去的也快,刚刚还是电闪雷鸣,此时已成淅沥小雨,经过

雨水洗涤的田野上空,到处充斥着泥土与小草的清新气息。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上一篇:隔壁的漂亮太太实在是太棒了 下一篇:美妙少妇女房东